来北京打工四年

来北京打工四年

没有买到返京火车票的刘婧,最终托朋友买了一张10月6日从湖北老家回北京的汽车票。这意味着她的返程时间将增加好几个小时,她与父母共度的假期也将提前一天结束。

刘婧说,她刚来北京时,每年有春节、五一、十一三个长假,现在只剩两个,对于她这种远乡人来说,一次长假回不了家,与家人团聚的时间,就只能减为一年一次。

每逢春节、国庆长假,集中出行的中国人集体演绎着“人在囧途”的无奈。从火车一票难求,到高速公路排起长龙,近年来,舆论关于“中国式休假”的舆论争议中,假日出行压力无疑是焦点之一。

此外,针对铁路出行的购票难,钟君也建议,铁路部门应考虑在客流激增的节假日探索推出网络购票、电话购票的提前取票措施。“这主要是考虑应对一些重复购票等造成的虚假上座率,及时取票,一方面可以减少车站因取票造成的拥堵,另一方面可将退票及时售出。”

正如刘婧所言,因为长假次数减少,除了过年,国庆假期成为中国流动人口集中返乡的另一个高峰,加上国庆出游人群集中,国庆长假成为考验中国铁路运力的又一时间节点。

虽然,返京需要在火车上站一夜,但是买到票的王勤无疑是幸运的。

“你们那里有多堵?笑答:少小离家老大回”“路见不平一声吼,高速路上来遛狗”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又被堵在收费口”……

来北京打工四年,从连夜在火车站排队,到高价从黄牛手里买票,再到如今提前20天守着电脑刷票却看着车票“转瞬即逝”,王勤说,“自从来了北京,过节回家,就没痛快过一次。”

今年国庆期间,中新网以人们国庆假期的“日程安排”为视角,从“赶路”、“返乡”、“出游”、“留守”、“婚事”、“账单”等多角度,全景呈现中国人的“假期议题”。

今年,高速免费通行的政策依旧延续,加之国庆、重阳两节相连,中短途自驾游、返乡探亲客流等影响,大城市进出城道路、热点景区的周边道路等节日易堵路段面临又一年的“国庆大考”。

根据交通运输部节前发布的预测数据,今年国庆长假期间,全国道路客运量预计将达到6.3亿人次,日均9000万人次,与去年同期相比预计增长5.0%。

“我和同事三个人用了电脑、手机、电话同时抢票,半分钟内全部没有票。”刘婧说,以前排队买票,感觉车票也没这么紧张,现在瞬间无票,让人怀疑有“猫腻”。

“从公路来看,节假出行高峰大部分集中在进出城道路和景区周边道路,这些路段地区的节日拥堵情况每年都有,交通部门和景区管理部门应该提前分析车流量,做出应急疏解预案。”

交管部门治堵措施效果如何尚待观察,但是,在假期临近之际,互联网上,网友关于“逢节必堵”的吐槽已如约而至。

中新网北京10月1日电 题:挤在路上的黄金周:长假出行只能“人在囧途”?

刘婧的那次高速拥堵记忆发生在2012年的国庆长假。由于节日车流量陡增,且适逢国庆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政策首次实行,当年国庆长假首日,波及十余省份的高速大拥堵就集中上演。做操、遛狗、织毛衣、打扑克……一张张高速“堵照”更是引来“逢节必堵”的全国大讨论。

自火车票网络、电话预售票时间提前之后,如今,每逢年节客流高峰,中国街头已难见火车票售票点前的排队大军。但是,如同刘婧这样,网络、电话购票兴起后,民众因买不到车票而抱怨“规则不公”的声音似乎一点也没少。

又逢黄金周,从火车一票难求,到高速公路排起长龙,在近年来关于“中国式休假”的舆论争议中,假日出行压力总被媒体聚焦。今年十一假期,多地发布“避峰指南”,出招治堵,但是,“每逢佳节挤路上”的尴尬,也突显出假日制度安排、交通规划管理的综合症结。

又逢一年国庆。从1999年首个国庆“黄金周”开始,集中休假的假日制度渐渐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。

为此,交通运输部节前即部署“实行关键岗位24小时值班制度”,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江苏、山东等省份夜纷纷出台多种形式的“治堵举措”,提前预警易堵路段,提醒民众错峰出行。

正如专家分析,在临近十一假期的9月26日,北京铁路局的消息显示,国庆假期票库内有超过80%的旅客通过互联网购票成功但尚未取票。

“长假集中出行带来的短时拥挤,实际上考验着政府部门管理水平。”在中国社科院经济与社会建设研究室主任钟君看来,在既有的休假制度环境中,交通部门和景区管理部门的“管理思维”是节日治堵的关键。

“虽然是站票,但是终于可以踏实回家。”9月29日,距离国庆假期还有两天的时候,王勤终于买到了10月7日的返程火车票。他说,如果买不到这张车票,即使抢到了回家的车票也不敢回家。

但是,刘婧说,即便提前返程,她也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按时抵京,“两年前的十一假期,和别人拼车回北京,结果在高速上堵了七八个小时,躲得了挤火车票,躲不过挤高速。”

城市化过程中的人口流动是大势所趋,伴随长假集中出行的客流陡增已是必然,节日里的交通运力不足短期也无法扭转……假期出行的刚性需求下,中国人的“假期赶路”就只能与“艰辛”伴随?

客流集中、运力有限,像王勤、刘婧遭遇的“买票难”自然成了中国长假中的普遍现象。

钟君向中新网记者表示,相关部门应该运用大数据技术等智能手段,在数据预测中,提前预警车流、客流路段,做好节日应急。政府管理部门应该有“底线思维”,一些客流集中的景区,可以针对性地通过限制客流量来治理拥堵。

同样是回家,老家在湖北的刘婧,因为算错火车抢票的日期,至今都没买到从老家返回北京的火车票。

根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的数据,今年国庆期间,铁路预计发送旅客9270万人次,日均发送927万人次,同比增长12.9%。以北京为例,据估算,10月1日当天,约50万旅客当日从北京四大火车站离京,这一数字已逼近春运峰值。

在钟君看来,解决假期出行压力的长远举措,还应着眼于假日制度改革,保障带薪休假制度推进落实,“用假日制度来分流集中休假的出行压力,这是解决诸多‘黄金周乱象’的根本措施。”钟君称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(陈伊昕 阚枫)

十余年过去,集中休假带来显著经济效益的同时,诸如火车票一票难求、高速公路堵成停车场、景区游客爆棚等“假期乱象”也集中凸显。人们不禁要问,中国人该如何休假?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居民个人取得全年一次性奖金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